当前位置:绿惨红愁国学红楼梦中鸳鸯心仪之人是谁?真的是贾宝玉吗?
红楼梦中鸳鸯心仪之人是谁?真的是贾宝玉吗?
2022-05-09

金鸳鸯是红楼人物之一,是贾母的大丫头。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。

《红楼梦》之贾母,身边有八大丫鬟,皆悉贾母亲自培养,个个如水葱一般,如鸳鸯、鹦哥(后归黛玉,改名紫鹃)、珍珠(后归宝玉,改名袭人)、琥珀、玻璃等,这些丫环能力之强,心思之机敏,远非一般人可比,故而深得贾母重用,而其中最优秀的丫环要数鸳鸯。

如果将贾府比作一家公司,那贾母便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,鸳鸯则是董事长秘书,而鸳鸯的实际权力,远远超乎贾府某部分主子阶层的权力,故而第38回“螃蟹宴”上,李纨直言鸳鸯对贾母的重要性:

李纨道:“大小都有个天理。比如老太太屋里,要没那个鸳鸯,如何使得?从太太起,哪一个敢驳老太太的回,现在她敢驳回。偏老太太只听她一个人的话。老太太那些穿的、带的,别人不记得,她都记得。要不是她经管着,不知叫人诓骗了多少去呢!”惜春笑道:“老太太昨儿还说呢,她比我们还强呢。”——第39回

从李纨口中我们得知,贾母将自身梯己钱,全部交给鸳鸯管理,这是贾府多少主子阶层羡慕的权力啊!

贾府众人皆知鸳鸯是贾母的账房钥匙,于是不免有“主子求奴才”的奇异现象发生,譬如第72回,荣国府官中经济紧张,贾琏无奈之下请求鸳鸯出手相助:

贾琏至门前,忽见鸳鸯坐在炕上,便煞住脚步,道:“鸳鸯姐姐,今儿贵脚踏贱地......好姐姐,再坐一坐,兄弟还有事相求......说不得姐姐担个不是,暂且把老太太查不着的金银两样家伙,偷着运出一箱子来,暂押千数两银子,腾挪过去。不上半年的光景,银子来了,我就赎了交还,断不能叫姐姐落下不是。”——第72回

由此观之,鸳鸯虽身为奴才,却有主子一般的体面,盖因如此,鸳鸯跟贾宝玉之间的关系才更加令人难以琢磨——以鸳鸯之强悍,当跟阿凤是一类人,如何会爱上“富贵闲人”贾宝玉?

鸳鸯、贾宝玉之间是什么关系,《红楼梦》中并没有明言,曹雪芹使用一种“草蛇灰线,伏脉千里”的手法,令读者如置身雾中,读得云里雾里,若能拨开云雾见青天,便是会读书之人。

《红楼梦》第46回,回名乃是“尴尬人难免尴尬事,鸳鸯女誓绝鸳鸯偶”,讲的便是邢夫人替丈夫贾赦谋娶鸳鸯——妻子替丈夫找小妾,何其尴尬!而鸳鸯宁死不愿给贾赦当小妾,并发誓此生不会再嫁——“誓绝鸳鸯偶”,可见鸳鸯的誓言中便提到了自己的心上人。

鸳鸯到贾母跟前跪下,一行哭,一行说,把邢夫人怎么来说,园子里她嫂子又如何说,今儿他哥哥又如何说,“因为不依,方才大老爷越性说我恋着宝玉,不然要等着往外聘。我到天上,这一辈子也跳不出他的手心里去,终久要报仇。我是横了心的,当着众人在这里,我这一辈子,莫说是‘宝玉’,便是‘宝金’、‘宝银’、‘宝天王’、‘宝皇帝’,我横竖不嫁人就完了。就是老太太逼着我,我一刀抹死了,也不能从命。”——第46回

此处存在很大的争议,因为贾赦威胁鸳鸯的时候,提及的并不是贾宝玉一个人,还有贾琏:“自古嫦娥爱少年”,她必定嫌我老了,大约她恋着少爷们,多半是看上宝玉,只怕也有贾琏,果有此心,叫她早早歇了心,我要她不来,此后谁还敢要她?(贾赦之语)

可到了鸳鸯口中,她竟将贾琏抹去,单表贾宝玉一人,着实奇怪。于是便有论者提出:鸳鸯真正爱的人是贾琏,所以她故意拿贾宝玉当盾牌,暗中隐藏自己对贾琏的情谊,此观点恕笔者难以赞同。

鸳鸯与金钏是一类人,皆是烈性女子,若鸳鸯真的耍弄这种无聊心机,便配不上一个“烈”字,更对不上“鸳鸯女誓绝鸳鸯偶”的章回名。

其后的情节也证明了这一点,自第46回誓言之后,鸳鸯仿佛变了一个人,她照常和贾琏说笑聊天,可一旦见了贾宝玉,便躲避隐藏,不愿与其说话。

且看《红楼梦》第52回“俏平儿情掩虾须镯,勇晴雯病补雀金裘”,彼时贾母送给贾宝玉一件雀金裘,贾宝玉着实喜欢,便张口询问鸳鸯好看与否,却遭到鸳鸯的漠视:

(宝玉)只见鸳鸯站在地下揉眼睛,因自那日鸳鸯发誓决绝之后,她总不和宝玉讲话,宝玉正自日夜不安,此时见她又要回避,宝玉便上来笑道:“好姐姐!你瞧瞧我穿着这个好不好?”鸳鸯一摔手,便进贾母房中来。——第52回

鸳鸯的举动,和她所发的誓言完全吻合,真真是“鸳鸯女誓绝鸳鸯偶”,既发誓以后不与贾宝玉亲近,便遵守誓言,牺牲自己的幸福,这才是金鸳鸯的烈性。

反之,如果用鸳鸯心仪贾琏,故意在誓言中用贾宝玉当挡箭牌来解读,那鸳鸯这个人物的人格魅力将会大大下降,甚至有狡黠低劣的意味,这当不是曹公想要塑造的鸳鸯形象。

另外,还有一处证据可证明鸳鸯心仪宝玉,且看高鹗续写后40回,贾母去世,鸳鸯于夜梦见秦可卿,可卿要带其回归警幻宫中,并向其阐述“情”字之内涵:

(鸳鸯)正无投奔,只见秦氏隐隐在前,鸳鸯的魂魄疾忙赶上说道:“蓉大奶奶,你等等我,”那个人道:“我并不是什么蓉大奶奶,乃警幻之妹可卿是也......不知‘情’之一字,喜怒哀乐未发之时便是个性,喜怒哀乐已发便是情了,至于你我这个情,正是未发之情,就如那花的含苞一样,欲待发泄出来,这情就不为真情了。”鸳鸯的魂听了点头会意,就跟了秦可卿前去。—

太平闲人此处亦有批语:说的鸳鸯心头事隐隐跃跃,将鸳鸯一生透底揭明,殊耐人寻味,不然可卿之性情行事大反于鸳鸯,何竟冒昧以你我二字联络之耶?张爱玲在《红楼梦魇》中直接点明此段批语:是说鸳鸯私恋宝玉,也是假道学。

同时,立足时代角度,笔者私认为鸳鸯虽心仪贾宝玉,但他两人之间的感情称不上“爱情”,因为在封建时代,根本不存在爱情的概念。在男子本位主义下的社会中,女子嫁人,其核心目的只有一个——寻找一个终身依靠,这种机械性的生存需要远远大于感情诉求。

而贾宝玉是整个荣国府中性价比最高的男性——容貌姣好、对女孩尊重,而且深得贾母宠溺,是荣国府的“活龙”,不出意外的话,贾宝玉将会是荣国府二房未来的中流砥柱。

贾宝玉自幼在贾母处长大,与鸳鸯朝夕相处,暗生好感是完全正常的,鸳鸯身为贾母的秘书,掌握贾母私库的钥匙,如何能忍受到了年纪出去外嫁给一个普通小厮?纵观整个荣国府,贾宝玉是她最好的选择。

若是鸳鸯能生活在现代,必然是女中翘楚,也能有更多的机会找到和自己志同道合的男性伴侣,但很可惜,她生错了时代。

绿惨红愁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